11gvbnet

  他在1965年正式加入NASA,1972年12月作为第一位科学家登上月球。1974年,施密特被任命为首席科学家—宇航员。同年,施密特还被任命为NASA负责能源项目的副局长。1975年,施密特从NASA退休。1976年,他担任新墨西哥州参议员;1994年起至今,他担任威斯康辛大学教授。施密特现居住在新墨西哥州。

11gvbnet

  地面指挥中心报告问是否象奶酪的颜色?实际上,这桔红色的土壤并非氧化而成,而是上亿年前古老的火山喷发留下的不寻常的化学物质。这一重大发现对人类研究月球起源有很大的帮助。

  施密特在登月之前做了很多繁琐而艰难的准备工作,包括数千个小时在卫星模拟器中的训练;每个月里还得抽出几天时间前往全国不同的地貌区域做地质科学培训,这种科学培训主要是使用与月球相近的土壤地质为教学工具,并模拟穿越月球表面。他们观看了许多采样,阅读了大量如何选采月球岩石的文件。详细了解他们在登月时将会遇到的月球物质的特征。从而不仅为如何有效处理前所未见的新发现做好了充分准备,而且也提高了整个任务的操作协调技能。

  地面指挥中心报告问是否象奶酪的颜色?实际上,这桔红色的土壤并非氧化而成,而是上亿年前古老的火山喷发留下的不寻常的化学物质。这一重大发现对人类研究月球起源有很大的帮助。

  施密特和他的同伴在月球上的第一项任务就是考察山谷中的玄武岩,这其中含有丰富的钛元素,这种玄武岩足足有3.8亿年的历史。

  “这次登月的任务是探测火山岩石,以此来调查月亮的历史。月球土壤中的新资源可以解决地球上的许多能源问题,并有助于火星的探索。总的来说是地理勘探、取样,考察月球地表特征,展开地表测试,并执行月球轨道的飞行试验。”

  在地面上,施密特的体重加上笨重的宇航服以及生命支持系统共重达370磅,但在月球上,却只有61磅重。施密特形容,这也是他在月球上格外开心的原因。他觉得宇航服比起在地面上的时候轻多了。而且宇航服内还贴身装有防止出汗的制冷材料,使他们可以以每小时10公里的速度在月球上行进却不会出汗。

  随后,第二项工作是和阿波罗任务中前几任的宇航员们一样,开着月球车找月表岩石。这些岩石在施密特的眼中全是宝贝。在这个过程中,他不愿错过任何一个重大发现。所以当同伴赛尔南让他稍微休息一下看看地球的时候,施密特根本不舍得停下手中的工作,大叫着:“地球!地球!你不是早看过无数次了吗?”

  他在1965年正式加入NASA,1972年12月作为第一位科学家登上月球。1974年,施密特被任命为首席科学家—宇航员。同年,施密特还被任命为NASA负责能源项目的副局长。1975年,施密特从NASA退休。1976年,他担任新墨西哥州参议员;1994年起至今,他担任威斯康辛大学教授。施密特现居住在新墨西哥州。

  阿波罗17号在人类登月史上创造了几个第一;月球探测的时间最长(22小时),采样最多(115公斤)和在月球轨道停留的时间最长(147小时)。

  施密特和同伴还找到了一块岩石,上面的图案很奇特,描绘着大山的形成过程,难道是原来有其他的地质学家来到过这里?

  他在1965年正式加入NASA,1972年12月作为第一位科学家登上月球。1974年,施密特被任命为首席科学家—宇航员。同年,施密特还被任命为NASA负责能源项目的副局长。1975年,施密特从NASA退休。1976年,他担任新墨西哥州参议员;1994年起至今,他担任威斯康辛大学教授。施密特现居住在新墨西哥州。

  临近月球的时候,窗外变得越来越黑,这时,一个黑的完全无光的圆盘出现在施密特面前,挡住了宇宙中的许多星辰。

  随后,第二项工作是和阿波罗任务中前几任的宇航员们一样,开着月球车找月表岩石。这些岩石在施密特的眼中全是宝贝。在这个过程中,他不愿错过任何一个重大发现。所以当同伴赛尔南让他稍微休息一下看看地球的时候,施密特根本不舍得停下手中的工作,大叫着:“地球!地球!你不是早看过无数次了吗?”

  NASA确定科学家加入登月队伍,因为阿波罗17号登月任务有很强的科学性,比如探测火山岩石,调查月球的历史,探明月球土壤中的新资源,以此解决地球上的许多能源问题,并为未来的火星探索做准备。

  他在1965年正式加入NASA,1972年12月作为第一位科学家登上月球。1974年,施密特被任命为首席科学家—宇航员。同年,施密特还被任命为NASA负责能源项目的副局长。1975年,施密特从NASA退休。1976年,他担任新墨西哥州参议员;1994年起至今,他担任威斯康辛大学教授。施密特现居住在新墨西哥州。

  “这次登月的任务是探测火山岩石,以此来调查月亮的历史。月球土壤中的新资源可以解决地球上的许多能源问题,并有助于火星的探索。总的来说是地理勘探、取样,考察月球地表特征,展开地表测试,并执行月球轨道的飞行试验。”

  施密特认为,自己之所以入选主要是因为他的地理经验,以及他以地理学家的角度探索月球的愿望。NASA决策者相信施密特所掌握的喷气机、直升飞机以及卫星模拟器的驾驶技能能使他胜任驾驶登月舱的工作。“我认为他们的决定真是英明!”施密特说。

  “阿波罗17号是在夜里10点钟发射的,比预计时间推迟了2个小时,所以那一次被大家称作‘发射夜“,而不是惯用的“发射日”。施密特回忆道,“升空时,我有很强的失重感,有一种漂浮在水中的感觉,我在舱里飘了起来。几分钟后,失重的感觉减少了,这是,我看到了我们脚下的辽阔的海洋、云层和大陆。”

  “后来,我们飞上了月球轨道,我们看到了让人能屏住呼吸的日出,还有北极光。北极光先是在月球地平线的边缘出现了两束极亮的光带。几分钟后,太阳一跃而出。紧接着,我看到地球也升了起来。这是我终生难忘的时刻,我和我的同伴们都惊呆了。过了很久,才想起还有艰巨的任务在等着我们呢。”施密特说。

  “后来,我们飞上了月球轨道,我们看到了让人能屏住呼吸的日出,还有北极光。北极光先是在月球地平线的边缘出现了两束极亮的光带。几分钟后,太阳一跃而出。紧接着,我看到地球也升了起来。这是我终生难忘的时刻,我和我的同伴们都惊呆了。过了很久,才想起还有艰巨的任务在等着我们呢。”施密特说。

  施密特在登月之前做了很多繁琐而艰难的准备工作,包括数千个小时在卫星模拟器中的训练;每个月里还得抽出几天时间前往全国不同的地貌区域做地质科学培训,这种科学培训主要是使用与月球相近的土壤地质为教学工具,并模拟穿越月球表面。他们观看了许多采样,阅读了大量如何选采月球岩石的文件。详细了解他们在登月时将会遇到的月球物质的特征。从而不仅为如何有效处理前所未见的新发现做好了充分准备,而且也提高了整个任务的操作协调技能。

  施密特认为,自己之所以入选主要是因为他的地理经验,以及他以地理学家的角度探索月球的愿望。NASA决策者相信施密特所掌握的喷气机、直升飞机以及卫星模拟器的驾驶技能能使他胜任驾驶登月舱的工作。“我认为他们的决定真是英明!”施密特说。

  “阿波罗17号是在夜里10点钟发射的,比预计时间推迟了2个小时,所以那一次被大家称作‘发射夜“,而不是惯用的“发射日”。施密特回忆道,“升空时,我有很强的失重感,有一种漂浮在水中的感觉,我在舱里飘了起来。几分钟后,失重的感觉减少了,这是,我看到了我们脚下的辽阔的海洋、云层和大陆。”

  当时有人对科学家登月产生质疑,因为在施密特之前的宇航员要么是飞行员出身,要么是军人出身。有人认为宇航员就应该是飞行员,也有人认为宇航员应该是科学家,大多数人认为宇航员应该介于两者之间。阿波罗17号证明,把宇航员带上月球是正确的,科学家应该融入NASA的任务中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